首页 »

“台独”政客认日作父,那在日本眼里,台湾又是什么呢?

2019/10/14 23:28:38

“台独”政客认日作父,那在日本眼里,台湾又是什么呢?

据台湾媒体报道,台湾当局驻日代表、民进党前主席谢长廷发表了“设置慰安妇像、禁日本核食,是毁台日关系”等言论,遭到岛内舆论炮轰,称他是“助日代表”。

 

其实,谢长廷的言论代表了民进党蔡英文当局的一贯思维。媚日是岛内“台独”分子的重要特征,从李登辉、陈水扁到蔡英文,哪个不是“认日作爹”的媚日分子呢?然而,在日本眼里,台湾又是什么呢?

 

位于台北市凯达格兰大道1号的台北宾馆,是日本殖民时代的总督官邸。这幢巴洛式建筑,即使在现在看来,也还透出一种威严的气势。

 

据说1899年建造时,台湾人民反抗日本占领的斗争方兴未艾,台湾总督府财力还要日本国内补助才能维持。日本议会反对台湾花巨资修建这么一个建筑,殖民当局的第四任民政长官后藤新平在东京议会用“不知皇室状,焉知皇室尊”来说明在殖民地修建这么气派建筑的重要性。

 

1901年,这幢当时台北城内最高建筑修成后,不仅是总督官邸,更是总督府接待重要客人,举办重要仪式的场所,统治者的威严确实也征服了许多台湾人。

 

在1901年至1945年间,殖民当局在这幢建筑中,接待的最重要的人物是1932年代表大正天皇巡视台湾的裕仁皇太子了。1932年4月16日,裕仁在基隆码头登岸,在随后的12天里,裕仁以巡视日本领土的姿态,从基隆到屏东,从本岛到澎湖,所到之处军警列队、学生摇旗、百姓夹道、奉迎牌楼耸立,借此彰显台湾在日本殖民下的秩序教化。

 

裕仁在台湾除了巡视外,当然也要吃饭。他的饮食都是特别准备的,12天中台湾菜只吃了一餐,而这顿台式大餐就是在总督官邸用的。据说,为了准备这餐台式饭,当时台北餐饮界的两颗巨星“江山楼”和“东荟芳”受到征召。东荟芳负责陪食官员的餐点,而江山楼专门负责皇太子的御膳。在一周前,老板带着厨师共8人就开始被隔离,斋戒沐浴。

 

4月24日中午,裕仁回到总督官邸,享用这顿当时台湾最高水准的美食。菜共有12道,除燕窝、魚翅、海参等台式名菜外,还有红烧鳖、炸春卷,最后的甜点是八宝饭和杏仁茶。这八宝饭是用蒸熟的糯米拌入肥猪肉、莲子、银杏、冬瓜、柿饼、花生和砂糖等7种食材而成。据记载,裕仁每道菜都下箸了,特别是八宝饭“尤用八分”。可见,皇太子对这餐台湾菜吃得还是满意的。

 

86年前的这顿饭可谓意味深长。那时,日本统治台湾已经近40年,台湾人民壮烈抵抗侵略的烽烟在殖民者的残酷镇压下已经远去,但是,台湾人要的“内(日本人)台平权”却永远也没有到来。裕仁带来的,只有把台湾“土蕃”改为“高砂族”,台湾少数民族由“蕃”为“人”,以示恩隆。台湾在殖民者眼里,仍然是产出茶叶、樟脑、砂糖的一盆“野菜”,合口、高兴了就多下几箸,不合口、不高兴就倒掉而已。

 

今天的“台日关系”,又何尝不是如此?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拒不承认两岸同属一中的“九二共识”,采取“亲美日抗大陆”的一边倒战略,把自己送上门去成了美日口中的一道“菜”。在这种战略下,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就像当年“江山楼”的老板一样,只能斋戒沐浴,恨不能把自己也变成一道“菜”送给主子去,就这样还未必能讨到主子欢心。对设“慰安妇”像、“拒核食公投”这些往菜里洒土的事,当然是恨之入骨,骂声连天。

 

民进党蔡英文当局这种“被殖民心态”还充分体现在刚刚通过的高中历史教改中。这次教改,无视大陆才是台湾的文化之源,把大陆列为与日本一样的,是仅对台湾产生影响的东亚文化之一,并且竭力淡化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,美化日本对台湾的影响,企图把“媚日”也植入台湾青年人的基因中。

 

其实,所谓的“台日关系”永远是“中日关系”的“边角料”,它在日本的全局战略中有多大的作用,完全是由“中日关系”决定的,这点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应该是清楚的。“中日关系”自有它内在的规律,这是任何台湾当局都无法改变的。

 

所谓的“台日关系”,也有它的规律,就是台湾这碗“菜”好吃吗?值得吃吗?民进党蔡英文当局能做到的,就是把自己这碗“菜”用更多料、更好料,做的“色、香、味”俱全,等主子下箸罢了。

 

在两岸关系越来越严峻的今天,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是铁了心要当美日的“菜”,“台独”分子也许甘愿成为其中的“点心”,他们希望主子因为满意而赏他们一点残羹剩饭。只是,这样的“台日关系”是台湾人民需要的吗?